关于交易技术,我们总是希望能够精益求精。提升的无非是胜率和盈亏比

提升胜率有2个路径,一个是以当前的技术为基础,进行改良,也就是继续用当前的方法,但是通过其他手段,过滤掉一部分低质量的信号,从而提高胜率。另一个是直接换一种方法。

交易中的胜率和盈亏比的优化-程序旅途

我自己的感受是,一个交易员喜欢用某种方法,一方面有理智上的评估,另一方面,好像有天生的因素,即对某个方法有亲近感,用起来顺手、投缘。所以,宁愿改良,也不愿意更换。

有时候,去听别人讲课,讲一个方法,回头跟自己的方法比较一下,也不会考虑换,只是看看,能不能从别人那里汲取一点什么,帮自己改良罢了。这种情况多见于传统的技术派交易员,大多是手工操作。当然,也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自身的数学、计算机功底差,拆除老设备,建立新厂房的能力有欠缺吧。

不愿意换的另一个理由呢,从我个人根深蒂固的观念来看,传统的技术分析交易工具,都差不太多,没有谁比谁更神奇。均线也好,突破也罢,KDJ等等,具体到单笔交易中去看,可能效果不一样,但是积累一定数量的交易后,整体看,胜率差不多。

什么意思呢?就是我觉得哈,胜率这个东西,可优化的空间,不大。投入的精力多,收获的效果差,性价比不高。当然,这个结论,仅限于我们趋势跟踪。也许别的流派中,这个结论不适用。

优化胜率,最极限的追求,是不亏。百战百胜。更现实一点的,是追求少亏,多赢少输。而我们更进一步,是不怕亏。输的次数多一点也没关系,仍然总体上能赢。

我们更注重于优化盈亏比。

盈亏比的优化,有2个途径。一个是幅度比,一个是仓位比

也就说,赚钱的幅度比亏损的幅度大,或者,赚钱时的仓位比亏损的时候重。

前者靠持仓和止损,后者靠加仓和减仓。核心要遵守一个原则:赢冲输缩。

赚钱的仓位要持有,亏损的仓位要砍掉;走运的时候要加仓,走霉运的时候要减仓。

盈亏比,顾名思义,是个比值。不是绝对值,是比值。

在比值中,一切都是因比较而生,大、小都是相对的。

比大的小,就是小,比小的大,就是大。这不是在说绕口令,而是一种思维方式。

也就是说,我们并不追求绝对的、大幅度的盈利区间,只要比你的止损区间大,最好是大1-3倍,够用就行了。

同理,我们也不追求绝对的、大比例的获利仓位,比如单品种动辄1/3仓、半仓,甚至满仓。只要比亏损的仓位大,哪怕平均来说只大个25%,长期下来,也增益很多!

做到了这2者,盈亏比有保障的前提下,胜率只要不太离谱,就问题不大了。

大致说一个优化的思路。

关于胜率的优化,我的办法是在原有系统的基础上,把过滤器加大一点,更迟钝。

在盈亏比的优化,是在原有系统的基础上,把平仓标准缩小一点,更敏锐。

大白话就是,更不容易入场——不轻易上当,更容易出场——发生上当了赶紧跑。

当然,这种做法是治标不治本的。

之前也说了,这本质就是调节交易系统参数。无论调成什么参数,都有与该参数匹配的震荡行情,都不可避免要亏损。没关系,反正我们的目标也不是消灭亏损。我们还是会亏,但是感觉自己亏的更值得、性价比更高了呢。(本文来自汇友网:www.whyhui.com)

在加减仓方面,具体的方法没什么神奇,无非是 利用突破——调整——再次突破,来构建一个方法。原则上,没有浮赢不加仓,加仓一定是金字塔型,加仓后若亏损,风险不会超过初始头寸所承担的规模,甚至要小于它。

还有一个思路就是,不用更改交易系统,但是对交易策略做调整。

我们可以把单子粗略地分成两组,一个是有浮赢的,一个是有浮亏的。我对浮赢单,基本上不做主观干预,还是运用交易系统来做,除非有平仓信号,否则不乱动,避免跟丢了以后,没有办法重新上车。

但是对浮亏单子,处理得更精细一点,是有必要的。具体的做法没什么神奇,原则上就是要实现这样一个效果:

1、主观处理以后,如果浮亏单继续亏损,亏损比不做处理要亏的少;

2、如果趋势调整完毕又延续,必须有明确的、可操作性强的二次上车点位,或者加仓点位,以免错过趋势;

3、如果我们二次上车了,趋势又停滞了,再次调整,新单子的亏损风险能够被限制住。

总之,交易策略的核心就是:持续占据优势。

这个优势的意思就是:我所承担的潜在风险总是可控的;而面对的潜在获利却是不可控的。

把利润扩张的可能性留给自己,把风险失控的可能性,送给敌人。

关于主动止盈。

一直以来我是没有做止盈的。只是有一个移动止损,来保护浮赢,跟海龟法则很像。在我们这里, 止损就是止盈。因为浮赢的回吐,也是一种损。把它截止住了,即移动止损被触发了,不也是保护浮赢的成果吗?所以,止损就是止盈。

另一方面,主观交易者往往对止盈的研究是比较多的。原则来说,我个人认为,趋势交易者还是尽量不要做这块。因为,它的核心思想是尽最大限度保留浮赢。而趋势跟踪的核心思想是尽最大限度跟踪趋势。

这二者,在局部案例中,可能是冲突的。比如说,我们过晚地退出平仓,导致浮赢回吐不少;但是在整体来看,正是因为以抽象的趋势为重,而非以具象的某笔浮赢为重,这种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本事,才是我们能持续一贯捕捉并坐享大趋势的关键。

大作手利维摩尔曾经说过嘛,看得准,还要坐得住,这才是最难学的。还说自己有个重仓的单子,浮赢回吐100万美元,却岿然不动。有人说,大作手既然说自己能看到一个巨大的回吐不可避免,他既然能看到,就该躲掉,先平了,等回调/反弹了,再把仓开回去。其实,这里可能是有一些字眼上的误解。

利维摩尔所谓的能看到,不是指具象地看到了眼前这一个已经发生了的、大幅度的反向运动,而是说,在抽象的意义上说,相对于趋势,过程中必然有反向运动——可能早,可能晚,可能大,也可能小,具体表现为何,不知道,但,类似性质的玩意儿(利润回吐),必然要出现。他已经对这种玩意儿做好了心里准备,而且,充分认识到,接纳和忍耐这玩意儿,是做大趋势不可避免要修炼的功课。

大作手这里表现的,就是以不跟丢趋势为重,而非以单笔盈利最大化为追求。

还是那句话,不止盈,才能在趋势行情中止不住地赢。

男人嘛都知道,撸多了,容易早泄,特别是看片儿的时候,没必要拖泥带水,快点射门,早嗨早了事儿。一旦成了习惯,身体有了惯性模式,到实战的时候就恼火了。

交易也是这样,如果在平时总是止盈、止盈、止盈,小行情嘛,走2步就折返了,止盈显得很聪明, 避免了回吐,不止盈看起来像傻子。但是,一旦大行情来了,就恼火了。

对于趋势交易者来说,大行情是稀缺的,错过了,是无法弥补的。我们不怕亏损,亏损可以通过头寸规模管理和止损来控制住,而且还可以赚回来,是可以弥补的。但是,错过盈利,是无法弥补的,你没法从震荡行情中赚到等价于趋势行情 的钱,来弥补它——如果真的能,也没必要做趋势了。

拉瑞·威廉姆斯说过,对于一个已经具备了盈利能力的系统,人工干预的结果大多是摧毁他。我之前也是被吓住了,奉持机械系统为圭臬,不敢越雷池,很少做优化。现在好一点了。

我觉得,优化吧,是可以的,有几个原则。

第一,明确优化的目标。要么是优化获利,要么是优化亏损。我比较偏重于后者。如果经过优化,盈利并没有大幅度增加,但是亏损减少了,那么,也是很好的。

第二、优化的方式不重要,重要是优化的逻辑。我们的交易技术、系统,本身也是有一套逻辑的,技术和系统只是逻辑的外衣。如果对它做优化,那么,优化的逻辑,和系统被开发时,所依据的逻辑,是不是相符?

这个东西是思维模式。如果用做鞭子的思路优化宝剑,就容易出问题。比如上文说的止盈。止盈是震荡交易者要重视的,用它来优化趋势交易……也不是不行,可能效果不会很好。除非是怎么办呢,止盈策略有了以后,还有一个配套措施,就是,如果止盈以后发现止错了,不止的话还能继续盈,那么,必须配套一个追市技术,来弥补。

第三、认识到优化的局限性。比如我前文提到的2个优化思路,钝化开仓和敏化平仓。效果肯定是有一点,但是有限。不能不亏,但或许能少亏——注意,是或许哈。如果市场出现了持续的宽幅震荡,恰好能达到钝化后的开仓条件——你不想上当?偏要把你骗进来!

或者说出现了“开口喇叭”的走势,就是震荡中,高点更高,低点也更低,那么,还是很郁闷的。

反之,如果是出现了“旗型整理”,也就是,在震荡过程中,高点更低,低点更高,那么就难以触发开仓信号,而且,逆向的走势幅度也小,亏损也会小。

所以,我提出的优化思路,局限性很明显——优化效果好不好,还是要看市场。

有些东西,是无法优化的。比如资金曲线的回撤,再怎么搞,也不至于把这段儿掐了,别播。

如果完全不优化,可能给人的感觉是不思进取,固守老一套,没有开创性。如果总是在优化,可能感觉是没定性,没有择善固执的能力。

我们还是要辩证地看。也就是:对于不想接纳的东西,尽可能去优化;对于不可被优化的东西,尽可能去接受。

能改变世界,就改变世界,改变不了的部分,就改变自己把。